ROLE Essay Competition

世間不公平的事太多太多,種族、性別、貧富差距、階級地位、等等,其中包含了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灰色地帶。唯有法律是能夠將善與惡量化⼯工具,因此我們對它賴以生存。於是我們要求它成為絕對公平的天秤,將罪惡化作砝碼,制裁惡人,化作盾牌,保衛人權。因此,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五條規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這是一個刻畫於每一個港人心中的法治精神。​

人權的保障往往最能體現在社會中較少數的團體,正如一向具有爭議的同性戀人士。安得廣廈千萬間,⽽而香港卻是寸土金,難尋一塊安身之處。雖說政府提供公屋給香港居民,但是卻不是人人都符合申請條件。2018年3⽉月,一對同性伴侶欲申請家庭公屋卻被拒絕,理由是不符合香港的一夫一妻制。他們隨後提出司法覆核,於今年勝訴。可見在香港法律制度當中,只要是香港居民,便能享用合法權益。同性婚姻未在香港得到認可,但是同性戀人士也應具有屬於香港公民的權益,法律也向他們證明了,在香港社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即是無謂高官達貴,只要犯罪,便需處面對法律的制裁。幾年前的曾蔭權涉貪案相信大家並不陌生,受惠逾300萬元的裝修,被控接受利益罪名。被告曾蔭權曾作為兩屆香港行政長官,他對香港社會做出的大量貢獻不可磨滅。如此聲勢烜赫又位高權重的人,放在古代可是能夠與皇帝媲美的程度。但是在香港這一個極據法治精神的社會中,沒有任何人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在如今香港法律的眼皮底下,再大的權威也只不過是會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罷了,任何人都不得不遵守人人平等這一原則。因此,曾蔭權僅僅是因為貪小便宜,也免不了一場牢獄之災了。可見香港的司法機構是何等的公正,它無視一切身分地位,乃真正的法不阿貴,繩不撓曲。

身份,為我們帶來了差異,但香港的法律努力淡化差異所帶來的隔閡,創造一個多元社會。它努力維持的平等已然融⼊入生活點滴,《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給予了不同團體平等對話的平台,是保衛香港居民人權的武器。韓非子曾說過「搖鏡則不得為明,搖衡則不得為正。」只有基本法的天秤不會被任何人輕易撼動,它願意俯下身軀傾聽每一個人的哭訴,才能保障社會上每一個人都得到平等的對待與應有的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