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E Essay Competition

左手握著長劍,右手拿著天秤,蒙著眼睛的正義女神是香港法治不可或缺的基石。眼罩所蘊含的意義也正是法律最基本、最重要的一環 ─ 平等的法治精神。法律存在的目的是為了保障人民權益及維持社會秩序,因此平等精神有著至高無上的重要性,若然有人能利用個人優勢凌駕於法律之上,它便會失去本身的作用。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五條規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從理論的層面來說,對平等精神的追求是相信不論其身分地位為何,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與其他人分享同樣受法律保障或制裁的機會。但單從理論層面討論司法平等難免過於理想化,在實際應用上,《基本法》第二十五條又如何保障香港居民的權益呢?

根據《基本法》案例資料庫,一對夫婦於2004年向稅務局局長作出起訴,稱以已婚人士身分進行入息課稅評核應繳納的稅額比未婚應繳納的總共稅款高,因此咬定稅務局歧視已婚人士,有違反上述法律之嫌。單從司法平等的原則來談論以上案例,這對夫婦的起訴理應被接納,才能達到法律保障人人平等,替受到不平等待遇的香港居民伸張正義的目的。若真如此,政府向70歲或以上的長者派發高齡津貼(即俗稱的「生果金」),也應被當成對其他年齡層的香港居民的歧視,盲目追求平等的法治精神而忽略實際的可行性只會混淆現行的社會制度。涉案法官的判詞指出夫婦所繳納的稅款比法例根據他們經濟狀況所制定的金額不多不少,因此在有關稅額的法例面前,他們與其他納稅人確為平等。一對同性戀者於2007年被控違反《刑事罪行條例》中「任何男子與另一名男子非私下作出肛交」,兩位答辯人主張相對於雙性戀和女同性戀者而言,該條法例是對男同性戀者的歧視與不平等的對待。同樣是基於第二十五條做出控訴,這個案例終獲成功的原因是兩人能證明到男同性戀者相對於雙性戀或女同性戀者在這條法例下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反觀第一個案例,《基本法》規定所有香港居民都必須繳交按收入比例、家庭婚姻狀況所制定的稅額,因此不同居民應繳付的稅額也理應有別,但所有香港居民均須負上繳稅的責任,因此兩人沒法證明他們相對於其他居民在此法例面前受到有差別的待遇。

由此可見,第二十五條所提倡的「平等」並非絕對,反而具有相對性,以保障各持份者的權益及維持社會穩定運作。